<nav id="qnn2u"><blockquote id="qnn2u"></blockquote></nav>
    1. <wbr id="qnn2u"><pre id="qnn2u"></pre></wbr>
    2. 注冊

      蔣東文:全球風云莫測,VC/PE四大變化,一個超級投資機遇來了

      2021-04-22 19:39:28 投資家網 

      來源 | 投資家(ID:touzijias)

      口述 | 蔣東文

      整理 | 李錚

      2021年4月20日-21日,由投資家網主辦、灣區數字經濟科技產業發展聯盟、財經銳眼、有時間文化傳播(深圳)有限公司協辦,北京微金科技有限公司承辦的“投資家網·2020中國股權投資年度峰會”在深圳福田香格里拉大酒店隆重召開。

      本次峰會以“涅槃重生”為主題,深度剖析股權投資全新業態,并廣邀80+VC/PE、母基金投資大咖、100+政府單位、50+上市公司,500位投資及企業精英齊聚一堂,圍繞投資人、企業家、創業者等人群最關注的熱點話題進行了深度交流與探討。

      投資家網創始人兼CEO蔣東文

      投資家網創始人兼CEO蔣東文在主辦方致辭中總結回顧了全球市場及股權投資行業過去一年的發展情況。他認為,“黑天鵝”出現雖然一度引發全球經濟斷崖式下跌,美股連續熔斷,原油合約負值等罕見情況,但對股權投資行業來說,并沒有帶來特別多的負面情況。

      美國風投參投的公司2020年籌集金額在1300億美元左右,較2019年同比增長了14%;亞洲交易資金增幅同比增長28%!笔Y東文表示,“全球市場2020年存在極大不確定性的情況下,股權投資在全球卻迎來更多資金投入且越發理性!

      “投資趨勢上,中美過去一年存在共性,都關注AI、醫療健康,但也有些不同。比如中國在半導體芯片方面投入了大量資金。這種影響也給中國股權投資行業帶來了新變化!痹谑Y東文看來,有四大變化影響著中國股權投資行業。

      第一大變化,募資結構變化。國資參與股權投資行業熱度空前高漲。第二大變化,投資趨勢變化。由過去押注互聯網,向半導體芯片等容易被“卡脖子”的領域轉變。第三大變化,機構退出變化?苿摪寮白灾茙頇C會,當大量企業紛紛扎推IPO時,IPO就未必是唯一且最佳的退出渠道。第四大變化,投資機構變化!邦^部化”已經形成,只有兩類投資機構能在市場“存活”:盤子大,能控制好節奏;盤子小,卻穩準狠,挖的足夠深。

      展望未來,他表示,“2020年已經過去,股權投資行業2021年還將面臨全新挑戰與機遇。比如SPAC的火爆對投資機構來說就是一個重大利好,一個超級投資機遇!苯洑v2020年的市場“洗禮”,蔣東文相信,未來會有更多投資機構“涅槃重生”。

      以下為蔣東文在“投資家網·2020中國股權投資年度峰會”上的演講實錄:

      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嘉賓,大家上午好!

      感謝大家蒞臨由投資家網主辦的新一屆,中國股權投資年度峰會。

      去年,全球發生了很多事,相信大家感慨良多。好在,不好的事情逐漸退散,我們又回到了最為熟悉的深圳,有機會跟大家共同探討行業。

      下面,我分享下,對全球及中國市場的一些觀察,回顧下2020年,行業出現的新變化。

      全球市場風云莫測

      如果從全球宏觀經濟角度看,過去一年疫情席卷全球,成為了全球經濟最大“黑天鵝”。

      實際上,引發了全球經濟斷崖式下跌,帶來的影響便是,美股出現連續熔斷,然后,黃金一路高漲,原油合約負值,這些都是非常罕見的情況。

      包括美國、歐洲等發達國家在內的世界多國展開封鎖措施,一度使經濟大面積停擺,失業率飆升,GDP跌幅普遍創出歷史極值。

      特別是美國,因為抗疫不利,致使經濟陷入衰退狀態。

      我當時看到了一組數據,雖然美國2020年三季度GDP環比折合年率達到33.1%,創下美國1947年有記錄以來最大季度漲幅,但受疫情二次反彈影響,美國經濟增長將會出現大幅放緩,甚至回到負值水平,經合組織則預計2020年美國GDP增速為-3.7%。

      債市方面,為了緩解壓力,美國推出無限量化寬松政策,致使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迅速走低一度觸及0.52%的歷史低位。不過,伴隨2020年三季度經濟復蘇及疫苗利好,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自低點逐漸上行。

      股市方面,美股經歷了2020年一季度熔斷式暴跌,年末新高,在過去一年走出了一個大“深V”行情,這也創下了美股有史以來的最大震蕩幅度。

      美國日子不好過,歐洲連坐。

      受兩次疫情沖擊,歐洲經濟可謂是疲軟、再疲軟,根據經合組織的數據顯示,2020年歐元區GDP為-7.5%,較2019年下降了8.7%。

      跟美國一樣,歐央行同樣采取了擴大量化寬松等措施,為歐元提供大量流動性支持。

      總體來看,全球市場2020年上半年尤其慘烈,三季度慢慢恢復,但仍存在極大變數。

      全球資金青睞一級市場

      剛才,我做了一個全球市場2020年的簡短回顧,那么我們關注的股權投資行業2020年又是個什么樣的情況呢?先看看全球2020年的投資情況。

      美國風投參投的公司在2020年籌集金額在1300億美元左右,這個數據較2019年同比增長了14%,尤其在三季度與四季度,美國風險融資達到了367億美元的高度,呈現了大幅增長的趨勢,但交易數量卻同比下降了9%。

      這從側面反映出了,全球資金布局問題,交易數量減少,資金卻增加了。除了美國,亞洲在2020年的交易量也是下降的,掉了7%,但交易資金增幅同比增長了28%。

      在全球市場2020年存在極大不確定性的情況下,股權投資在全球卻迎來更多的資金投入,數量下降,規模反升則說明,資金變得越發理性。

      剛才,我提到亞洲市場資金增幅最高。毋庸置疑,中國是亞洲股權投資最活躍的市場,當我們認為,去年可能行業應該很糟糕的時候,實際并沒有那么糟糕。

      全球股權投資在2020年,都獲得了不錯的增長。

      中美兩個股權投資市場在2020年也存在共性。比如,向優質企業輸送更多的資金,促成單筆過億大額融資,投資機構整體出手次數下降等。

      在全球幾大單筆融資較高項目中,中國就占據了多筆,且項目單筆融資額超過15億美元。

      除了投資,IPO退出方面,全球在2020年的數據也是喜人的。其中,美國2020年風投參與的147家企業通過IPO退出,比2019年的90例IPO數量急劇增加。

      相比美國,中國2020年的IPO活力甚至超越了2017年,有500多家公司登陸境內外交易所。這里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科創板及注冊制的出現,為IPO退出增添動能。

      而在這些IPO的項目中,我們看到了600多家投資機構的身影,高瓴資本、紅杉中國、深創投,是2020年最活躍的投資機構,平均IPO數量超過20個。

      2020年,疫情造成的“全球黑天鵝”影響了全球經濟,但對股權投資行業來說,實際上并沒有造成什么負面影響,反而刺激了全球資本的布局,資金加速向一級市場流入。

      從資金流入的領域來看,受疫情影響,美國新興領域中,金融科技、AI、醫療健康,主導了美國風投的交易市場,資金募集持續增加,達到了11160億美元,環比增長10.39%。

      然而,中國股權投資市場雖與美國存在一定共性,但也不太相同。中國新興領域中,半導體芯片、醫療健康、AI在2020年獲得了極高的關注度。

      特別是半導體芯片,可以說在2020年掀起了一股狂潮,不僅吸引了大量投資機構關注,CVC、產業資本、國資,紛紛加入陣營,創造出一個罕見的曠世盛景。

      也就是說,從資金流向到投資趨勢,2020年都發生了不小的改變。

      這種由大環境催生出來的改變,為中國股權投資行業又帶來了新變化。

      大環境催生四大變化

      我總結一下,有四大變化。

      第一個,來自募資結構的變化。2020年,半導體芯片投資是一個關注度非常之高的方向,投入資金結構中,國資發揮了重要作用,當然,這跟國家戰略有很大關聯,技術強則國強,才能不被人“卡脖子”。但是國資有多少直接去半導體芯片找項目?

      其中的風險問題是難以估量的,更多還是以LP的身份參與到股權投資行業中,因此,我們在2020年發現了個趨勢,就是國資參與股權投資行業的熱度非常高,這在募資端一個比較明顯的變化。當然,國資和民資混在一起的時候,里面需要優化的地方還是非常多的。

      第二個,投資趨勢的變化。正如我前面提到的芯片半導體,以現在角度看,它是一個非常吸金的領域,但是我們投資人以前并不太關注它,僅有少數投資機構會看一看或投資。

      我們投資人以前都喜歡看什么?互聯網。

      互聯網幾乎占據了行業的半壁江山,但從2020年開始,半導體芯片從過去一個鮮有問津的冷門變成了熱門。過去為什么不太喜歡關注?

      一個是,周期長、退出難,有些項目投進去,需要陪跑幾十年,還不一定能跑出來。另一個是,前面提到的“卡脖子”,投資人過去對這個問題,并沒有達到一個有效共識。

      所以,投資圈里也都愛講一個故事,“華登國際用了20多年才把中芯國際培養起來!边@種漫長的歲月等待并不是所有投資人都能等的起的,或者說你的基金存續也不允許你等。

      如果沒有科創板,可能培養周期還會被無限拉長。

      現在不一樣了,國家的支持+好的退出渠道,刺激了冷門技術領域的成長,變成被高度關注的熱門領域。這是一種變化,不只是半導體芯片,還有更多技術攻堅的方向,都在由冷變熱。

      第三個變化,來自退出。前面,我提到了中美兩國IPO方面的退出情況,尤其是在中國,在座各位投資人應該要比我感觸要深,從科創板到注冊制,退出方面緩解了不小壓力。

      IPO申報企業數量2020年大幅增長,項目都在扎堆上市。我們投資家網也寫過很多IPO公司,幾乎天天都在寫,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能感受到變化。

      IPO退出和IPO能賺很多錢是兩個概念。

      2020年下半年疫情出現好轉的時候,我自己去參加一些小規模聚會,頗有感觸。

      我發現,大家聊天的話題開始由過去“你投了哪些優質項目?”變成“你投出了多少個IPO?”。我回到公司,跟大家也反復在探討一個話題。

      我們思考的是,IPO越來越多,證明投資人在2020年有很大收獲,這是一個大變化,是件好事。但我們作為行業觀察者,思考的是,“是不是投出IPO就是最好的退出方式?”

      我想,過去很多人都覺得是這樣,的確也是這樣,只要投出IPO或足夠多的IPO,就會相應得到最好的回報。但是2020年,伴隨企業扎堆IPO,我們發現,有不少企業同樣倒掛嚴重。

      投出IPO,反而越是賠錢。跟我們過去對收獲IPO就等于獲得最好的退出方式,大相徑庭。IPO是好的退出方式,是不是唯一最好的退出方式?

      回報倍數重要還是回報金額重要?投出一推IPO重要,還是投出優質IPO重要?

      這個其實跟前面提到的大額融資比重增長,數量下降,是同樣的道理。

      去年底,有投資人也跟我聊到這個話題,我發現大家對IPO退出問題的認識上,跟以前是有明顯區別,這是一種變化。

      第四個變化,來自投資機構。我在多個公開場合,說過,股權投資行業頭部化已經逐漸形成。

      相信,去年及現在,大家都會有一個比較直觀的感受,包括我前面提到的數據,都在反映一個變化,不論是美國還是中國,投資機構的出手次數減少,資金越來越集中,比重增大。

      過去我們講投資機構的競爭優勢,幾乎每家機構都有所長,幾乎每家機構都能拿到不錯的項目。尤其在“雙創熱”開啟后,市場本身就不缺錢,創業者大把抓。

      但是從什么O2O、P2P等等,幾輪風口破滅后,接踵而來的就是“資本寒冬”、募資難,股權投資行業經過了一輪又一輪的洗禮,里面缺乏競爭力的機構消失了,新生力量又出現了。

      直到現在,股權投資行業的參與者并沒有下降,國資進來了,CVC、產業資本也都在參與。人多了,市場中的蛋糕有沒有變大?我相信這種感受,大家心里也都非常清楚。

      能吃到蛋糕的人,永遠比看著蛋糕想吃的人少。

      經歷2020年大環境變化,投資機構的“頭部化”、“分化”實際上已經形成,好項目都集中在了好機構手上。怎么來定義“好機構”?

      我覺得,有兩類:第一類,盤子大,但能控制好自己的投資節奏,該快可快,該慢能慢;第二類,盤子小,但可以做到領域足夠專注,行業挖的足夠深,研究做的足夠細,每年你項目投的不多,卻穩準狠。如果不是這兩類,做投資會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

      這是我對2020年股權投資行業的一些觀察。

      一個超級投資機遇來臨

      2020年已經過去了。我相信,上述四大變化在2021年還會持續擴大。

      對于投資人,包括對于企業而言最需要做的是什么?

      一定是在變化中應對挑戰,尋找機遇。

      這次,投資家網中國股權投資年度峰會,設置在了4月份,把峰會的大主題定為“涅槃重生”。

      我覺得這四個字,還是很符合整個股權投資行業大生態,猶如鳳凰在經歷烈火煎熬和痛苦的考驗,獲得重生,并在重生中達到升華。

      我們投資人、還有企業家、創業者過去一年何嘗不是在痛苦中掙扎,義無反顧、追求突破。

      好在,我們這個行業的特點是,幾乎每一年都有一些新突破或新東西出現。

      我今年也觀察了一些有意思的東西,比如SPAC。

      準確說,SPAC實際上是在2020年底火爆起來的,美國SPAC很熱,前些天,有不少中國企業也琢磨要通過SPAC模式上市。

      這幾個月,我幾乎把各種有關SPAC的文章都看了一遍,觀察了幾個數據:截至2020年底,美國有248家企業通過SPAC上市成功,募資額高達833.467億美元。

      2020年的SPAC項目數量及募資總額甚至都超過2009年—2019年共11年的總和。

      2021年前幾個月,這個數字更夸張,有300多家企業SPAC上市,募資額將近1000億美元。

      過去我們對企業傳統IPO的理解,仿佛一夜之間要被SPAC“顛覆”了。

      現在,港交所正研究推動SPAC在香港上市,并提出一個適合香港市場的框架。也有消息說,港交所最快將于今年6月向公眾咨詢SPAC上市機制,預計年底前將有首只SPAC上市。

      我相信,如果SPAC可以在香港成功推出,對很多投資機構來說,又是一次重大利好,一個超級投資機遇。

      前有科創板及注冊制,后有SPAC。

      我相信,未來會有更多投資機構“涅槃重生”,綻放出更加璀璨的光芒。

      當然,我們也需要應對變化中的全新挑戰,但我想說的是,如果沒有挑戰,投資這件事可能就會失去它的價值與意義。上述,就是我作為一個行業觀察者的觀點與見解。

      在這里,我也預祝在座各位投資人、企業家、創業者,2021年都能有個好收成。謝謝大家。

      (責任編輯:李顯杰 )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思思久99久女女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