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qnn2u"><blockquote id="qnn2u"></blockquote></nav>
    1. <wbr id="qnn2u"><pre id="qnn2u"></pre></wbr>
    2. 注冊

      紅杉不看好,KPCB也嫌棄的傳奇VC,去年賺了115億美金

      2021-04-19 11:06:22 投中網 

      去年12月,The Information發文預估,紅杉(注:除特別標注,本文“紅杉”意指“紅杉美國”)和Founders Fund是2020硅谷最賺錢的兩家VC。

      紅杉不令人意外,老牌VC,成立已快半個世紀,名聲在外。Founders Fund屬于后來者,更年輕,成立于2005年,甚至他的創始人彼得·蒂爾還曾不被紅杉看好。

      故事是這樣的:

      彼得·蒂爾是《從0到1》的作者,也是PayPal創始人,2002年就已經在硅谷小有名氣,那時PayPal以15億美元的價格賣給了eBay。但他并不是一個被追捧的創業者,比如第二次創業找紅杉投資,就碰了壁。

      彼得·蒂爾2004年創辦了大數據公司Palantir,這個名字帶有一絲科幻氣息,來源于電影《指環王》。他的構想遠大,目的是解決安全問題,在自由社會減少恐怖主義的威脅。

      但起初并未打動紅杉!福布斯》報道,彼得·蒂爾招攬的技術團隊很年輕,一位前PayPal工程師和兩位斯坦福計算機專業的畢業生,并且產品粗糙。

      “根據Palantir CEO的說法,紅杉資本合伙人邁克爾·莫里茨(Michael Moritz)在開會的整個過程都在涂鴉!

      不止紅杉不看好,KPCB也不看好!癒PCB一位高管花了一個半小時對彼得·蒂爾講述了為什么Palantir注定會失敗!

      但他終究是咸魚翻身了。去年底,這家公司上市,如今市值突破400億美元。而這背后,彼得·蒂爾和他的Founders Fund是最大贏家。

      不單單這一個項目,算算去年以來Founders Fund的成績,僅排在紅杉和孫正義的后面。

      根據The Information的數據,紅杉和Founders Fund去年都有7家被投企業上市。其中紅杉的6個IPO,回報大概為154億美元,Founders Fund的4個IPO,回報約為43億美元。

      而現在來看,已經遠超預期,截止一季度末(過去15個月),紅杉賬面浮盈及退出回報約為345億美元,Founders Fund則為115億美元。

      雖然看上去Founders Fund仍然不如紅杉賺得盆滿缽滿,但也算不錯,即便算上孫正義,他們在硅谷很可能也會排到第三。Founders Fund的數字和孫正義千億美元規模的軟銀愿景基金的回報相差不大。據軟銀財報統計,第一期軟銀愿景基金去年一年收益為134.5億美元。

      重點是,和以紅杉為標桿的VC標準化、系統性打法不同,細究起來,彼得·蒂爾去年賺到大錢的案子投資過程都非常生動,綜合來看,他的投資能力也很全面。從天使投資成名到拿出經典的C輪投資案例,砸大錢玩PE的游戲,他都做成了,雨露均沾。

      但現在夸彼得·蒂爾也還早了點。目前,硅谷目前估值950億美元的金融科技公司Stripe和740億美元的SpaceX,彼得蒂爾通通押中了,并且持股比例看上去都不低。

      很巧,紅杉也抓住了這兩個機會。未來等到這兩家巨無霸上市,或許才是Founders Fund真正迎來大爆發的時候,并且很有可能繼續與紅杉延續去年硅谷VC第二第一的成績。

      一招致勝的秘密

      先從Founders Fund去年的高回報案例來定義彼得·蒂爾的投資能力。

      和紅杉一樣,他們最賺錢的項目是Airbnb。

      紅杉投資Airbnb的過程是這兩年流行講的“超配”,不僅投得早,而且不斷加碼,幾乎無可挑剔。

      從2009年的天使輪一直到2015年E輪,每一輪都有紅杉的影子。Founders Fund不同,只押注了C輪。

      雖然Founders Fund的持股比例和回報和紅杉都差一截,但這個案子很說明問題。對彼得·蒂爾來說,他做了一個從來沒有做過的具有突破性意味的決策,同時還賺了大錢。

      先繞個彎談一下他投資的方法。大多數情況下,他是一個在熟悉的范圍內找食吃的頂尖高手。

      比如截止3月底,為彼得·蒂爾帶來24.64億美元賬面回報的Asana,這家公司的創始人是臉書的聯合創始人,扎克伯格的大學室友,2008年離開。

      和彼得·蒂爾二次創業被冷落不同,人人都期待第二個扎克伯格。這是一個天使輪就集齊了15位投資人的項目,大多為硅谷創投圈明星投資人,比如投資過Skype的本·霍洛維茲,當過扎克伯格助理的馬特·科勒,當時馬特·科勒是Benchmark投資人。并且慣常投A輪的Benchmark都接連在B、E輪下注了。

      而想必Asana的創始人也對彼得·蒂爾再熟悉不過,2004年,他曾參與創辦的臉書被彼得·蒂爾投資50萬美元的故事已經被拍進了電影。

      彼得·蒂爾在Asana這個案子上出手也很早,在2009年天使輪就抓住了機會,并且和只投了臉書一次、投資過程仍夾雜一些運氣的成分不同,他在這個項目的B、C、D、E輪融資都曾加碼,非常堅決。

      這是他抓住線索賭明星創業者的做法。

      而投他熟悉的金融科技行業,他同樣也游刃有余。

      看看“美版花唄”Affirm例子就明白了,彼得·蒂爾和創始人馬克斯·列夫琴很熟。馬克斯·列夫琴是美國版大眾點評Yelp的創始人,也曾為PayPal 的CTO。

      這個投資過程和Airbnb比較類似,早期沒有投。第一次參與是2016年融資1億美元的D輪,再就是去年9月融了5億美元的E輪,IPO前持股13.5%。

      但后期能投得到是重點。首先錢夠多,其次他與創始人還有交情。同時這也是彼得·蒂爾起家的行業,也是熟的不能再熟,砸大錢也更有底氣。

      這個案例也很成功,截止3月底,為他帶來的賬面浮盈約為26.64億美元。

      而投Airbnb是什么情形,一他面對的是一個新興的行業,Airbnb被稱作是“共享經濟鼻祖”,二他和創始人也沒有什么交集,三這是個紅透了的項目,他還面臨著來自紅杉等老股東加頂級VC的競爭,四,他過去從沒有在一個案子上投這么多錢。Airbnb CTO對媒體說過,那是Founders Fund成立以來最大的一筆交易。

      吊詭的是,2012年,Airbnb C輪融資2億美元,他這一陣打敗了紅杉,成為了領投方。而他也只投資了這一次,一招致勝。

      彼得·蒂爾做對了什么?

      首先是時機和魄力, C輪,企業在這個時候來到了成熟期,通常投資人都會說“能看得更明白了”。這個時間雖然不早,也不是太晚,而在這個窗口砸大錢引起創始人重視是非常有效的方法。

      如果再晚一點,恐怕彼得·蒂爾要投入更多錢。并且這已經是打破Founders Fund常規的一筆投資,也不曉得再晚一點他還有沒有這個魄力。

      其次是說服創始人的能力。根據The information的說法, 在B輪,Airbnb創始人拒絕讓天使輪開始下注的老股東紅杉領投的情形發生過一次,也就是說,除了錢與關系,對話也是及其重要的一環。

      彼得·蒂爾說了什么?Information提到,彼得·蒂爾站在了創始人的一邊,教創始人如何回答投資人會懷疑的比如公司擴張計劃、團隊預計業務增長速度的問題。

      這個場景,不像是一個投資人與創業者的交流,更像是一個有經驗的創業者和創業者之間的溝通,這個為創始人消解煩惱的舉動打敗了紅杉最后一秒喊出的更高價。

      彼得·蒂爾對投后期的打法也越來越自信。另一個例子是“美版拼多多”Wish,截止3月底,這個項目的賬面浮盈達9.8億美元。

      這是一個典型的growth階段的投資,甚至像PE機構的做法。2018年,Wish F輪融資5億美元,Founders Fund是領投方,出手更加闊綽,也僅投了這一次,IPO前持股12.9%。

      從Airbnb到Wish,彼得·蒂爾用一個絕招賺到了大錢,這意味著他已經從投資熟悉的領域跨越到陌生的領域,從天使投資成名到拿出經典的C輪投資案例,甚至敢砸大錢玩PE的游戲,彼得·蒂爾的能力越來越全面了。

      投資、創業左右開弓的絕招

      再看Palantir,這是為FoundersFund帶來第二高回報的項目,這也是一個足夠硬核的成績。這也說明了,彼得·蒂爾擁有左右開弓的本事。

      這個例子很特殊。上文已經提到了,這投的不是別人的公司,是彼得·蒂爾自己創辦的公司。

      企業家轉做投資或者同時做投資的多了去了,但主業是投資,又在同一時間,也把自身從0開始的創業項目送上市的,仍然比較少見。

      對投資人來說 ,左右開弓需要的是什么?答案一定是足夠大的野心、資金以及時間和精力。

      彼得·蒂爾有個挖人的故事很值得玩味。當初不止風投不理解他,剛大學畢業的工程師也不理解他。

      同一年,為了讓一個23歲的斯坦福畢業的工程師加入他剛剛創辦的大數據公司Palantir,他開出了2億美元的期權,但這位工程師沒有答應,一年之后才加入。

      2億美元意味著什么?當年斯坦福大學計算機工程專業畢業進入微軟當工程師,年薪是7.2萬美元,攢50萬美元需要不吃不喝工作7個月,而2億美元,打工到退休似乎也遙不可及。

      看上去,彼得·蒂爾非常大方。但一個老板在公司成立之初就這么干,不免讓人覺得有畫大餅的嫌疑。

      第一,創業公司能不能成功還不知道, 但即便是一家優秀的創業公司,也很難。還是拿Paypal來舉例,彼得·蒂爾在這家公司持股3%,套現的數目也遠不到2億美元。馬斯克的收獲比較接近,他在PayPal持股11%,套現1.65億美元。

      但這恰恰說明了彼得·蒂爾野心勃勃的一面。第二次創業,他就是沖著做一家比Paypal更大估值更高的公司去的。這是他內心最原始的沖動。

      關于資金問題,彼得·蒂爾早期自己掏錢養團隊。最先支持他們的機構是CIA旗下投資機構,投了200萬美元,這并不是一個大額的投資,但得到了背書,并且直接帶來了訂單。

      《福布斯》報道,從2005年到2008年,CIA是這家公司的唯一客戶,從對其軟件進行alpha測試和評估。后來Palantir最有名的業務故事是協助美國軍隊定位擊斃本·拉登。

      Founders Fund也多次投資。比如2010年,投資了公司D輪,2013年,又投資了1.97億美元。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彼得·蒂爾找到了足夠優秀的人來幫忙。

      亞歷克斯·卡普自2004年起擔任Palantir的CEO。他是彼得·蒂爾的斯坦福同學,雖然他哲學專業出身,不懂技術,但得到了公司技術團隊,具有杰出的管理能力。

      但這家公司也遭到不少質疑,比如索羅斯旗下的基金SMF去年11月表示要清倉Palantir的股票,稱2012年參與投資時沒有意識到大數據的負面作用。

      然而這些似乎并沒有影響這家公司的市值上漲的趨勢,目前Palantir的市值已破400億美元,和去年9月底剛上市相比,翻了一番。

      與紅杉共同押中估值950億美元的Stripe和740億美元的SpaceX

      未來幾年,Founders Fund極有可能仍然與紅杉放在一起討論,并與紅杉一起延續去年硅谷VC第二第一的成績。

      現在已經能夠瞥見更大的回報。目前硅谷兩家巨無霸公司,740億美元估值的SpaceX,950億美元估值的金融支付公司Stripe ,彼得蒂爾通通押中了,持有的股份看上去都不低。

      這兩個也都是彼得·蒂爾所熟知的投資范圍內的項目,前者是他熟悉的人,馬斯克為PayPal創始人之一,后者也在他熟悉的Fintech賽道的范疇。

      彼得·蒂爾對馬斯克的投資,可以追溯到2008年8月,Founders Fund 投資SpaceXA輪 2000萬美元,是第一個外部投資人。

      這個時間點也并不早。2002年,SpaceX就成立了,但造火箭畢竟是“國家隊”的擅長的事,早期不投也很正常。但2008年馬斯克最慘的時候,彼得·蒂爾投了。

      在SpaceX火箭發射成功,創造了更多私人企業造火箭的里程碑事件之后,彼得·蒂爾也持續看好。2010年,SpaceX C輪融資,2015年E輪10億美元融資,Founders Fund均參與。

      假設按照一次融資最多出讓10%的股權來計算,Founders Fund的持股至少在10%以上,如果上市之后至少能維持這個估值,賬面回報至少有74億美元。

      投資Stripe的過程呢?彼得·蒂爾曾在2011年投資了天使輪,彼得·蒂爾個人還投了B輪。Founders Fund 也跟上了,在這家公司的B+輪、C輪都有投資。

      這家公司特別在哪兒?

      Stripe的創始人帕特里克很年輕,1988年生,但他是一個的天才創業者。他創辦的第一家公司Auctomatic曾被YC孵化器投資,在他19歲那一年,賣公司賺了500萬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不論是這家金融支付公司,還是SpaceX,紅杉也都參與了。

      在Stripe上,紅杉的持股比例可能比FoundersFund更加高,紅杉玩的依舊是“超配”的游戲,從天使到G輪,除了E+輪沒參與,其余每一輪都有紅杉,其中,E輪以及最新的6億美元戰略融資是紅杉中國參與。

      在SpaceX 2月最新公布的一輪8.5億美元戰略融資中,紅杉也有出現,但領投方是印度公司。

      通過這兩個案例把紅杉和Founders Fund放在一起比較也很有意思,你會發現,紅杉的強是全面的強,彼得·蒂爾是單點突出的強。

      紅杉傳承了多代,在世界不同國家的品牌關聯機構遍地開花。硅谷的紅杉沒投到SpaceX,印度公司抓住了。

      從投資方法論來說,紅杉的打法也更加標準化。針對2C行業的Airbnb和“美版餓了么”Doordash,都是清一色的“超配”打法,投Airbnb的過程不再贅述,參與“美版餓了么”從 A輪開始,一直跟到F輪,中間只有E輪未投資。

      而對技術壁壘要求更高的科技企業,投資策略也很明顯,投資輪次相對靠后。投云計算公司Snowflake押注的是E輪、F輪,投Sumo Logic是從D輪開始進入。

      反觀彼得·蒂爾,從上文提到的賺大錢的項目來看,他的打法你能看到更多意外的成分,并且都跟他個人緊密相關。

      當然這也與時間有關,一家成立了近49年的VC和一家成立了近16年的VC,在品牌、組織以及打法上必定是不同的,但有趣的是,兩個不同時代的標桿,就這樣碰撞在了一起。

      (責任編輯:張洋 HN080)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思思久99久女女精品视频